婷婷色五月中文在线字幕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纯免费资源】。欢迎收藏


    321馨云之痛


    一大早的,在一家私营医院里。

    一位打扮入时,丰姿卓绝的中年美妇人正赤-裸着下半身,趴在一个简陋的手术台上,圆白的屁-股高高地翘起,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站在她身后,双手戴着朔料手套,用力地将美妇人的屁-股肉往两边分开,然后皱着眉头在她的菊花处检查。

    中年美妇屈辱的闭着双眼,任由女医生的手指在她菊眼那里粗鲁的拨弄着。

    折腾了好一会,女医生这才放过中年美妇,冷冰冰道:“好了,可以把裤子穿上了。”

    女医生丢了手套,将双手翻来覆去的洗了又洗,这才坐回到诊断桌前,重新拿起病历单,问坐在对面的女病人:“你叫王馨云,是吧?”

    “是的。”

    女医生接着问:“你真的确定是痔疮,你以前得过没?”

    “应该是吧,我以前从来都没得过,就是这次——”王馨云低声道,

    “发作有多长时间了?”

    “大概半个多月吧!”

    “为什幺现在才来看?”

    “我。。。。。”王馨云嚅嚅地说不出话来。

    讳疾忌医,长在这种地方的病她怎幺好意思来看呢,原想着挺挺就过去了,哪知道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竟到了坐都难以坐下来的地步了。无奈之下,她只得趁着星期六休息的时侯,悄悄地跑来求医了。只是她找遍了县医院的肛肠科,基本上都是男大夫看诊,最后她找到了这家小型的私人医院来。

    王馨云焦急的坐直了身子问道:“啊,医生,我的病情很严重吗?”

    “是的,你的病情非常严重。肛口破裂严重,伤口处高度发炎感染,而且。。。。。。”

    王馨云脸色发白,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女医生脸色凝重地盯着这个漂亮女人,内心有些兴灾乐祸的想要窥探病人隐私:“实话告诉你,这极可能是因为某种不洁或者说是某种变-态的性-行为,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作为医生,我必须要确切地了解病人的病因,才能够对症下药。所以,你最好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究竟是因为什幺原因才会引起肛裂的?是不是你和你的丈夫或者是和别的男人做过肛-交这类的行为?”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王馨云那张美丽的脸庞瞬间变得通红,即便是在这种时侯,这种事情她也是抵死不会承认的,她支支唔唔地问道,“医生,难道不是因为痔疮引起的吗?”

    “痔疮?”女医生那张老黄脸上终于露出了鄙夷之色,“痔疮上怎幺可能会长梅毒吗?”

    “什幺,梅毒?医生,你再说一遍,你是不是看错了。”王馨云没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只以为是自已听错了。

    “哼,我看了几十年的病,在肛肠病领域也算是小有成就了。难道我还会看错吗?”女医生对病人如此质疑她的水平很是不满,她重重地冷哼了一声,“从你的病状来看,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你的伤口感染上的就是梅毒了。是在你和别的男人发生不洁性-行为时,从对方那里感染过来的。还好发现得早,现在还只是早期,要是再拖上十天半个月,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女医生还在那喋喋不休地说着,可是王馨云什幺也没听进去,她根本没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几乎都快气昏厥过去了,咬牙切齿地骂道:彭磊你个小八蛋,老娘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

    “啊欠。。。。。”彭磊忽然间全身一颤,打了一个冷战,不由得自言自语道,“咦,不会是有谁在想我啊!”

    海燕酸溜溜地顶了一句:“还能有谁,肯定是你的那些女朋友吧?”

    而此时此刻,在一家宾馆的客房里。


    王馨云的女儿许海燕也正撅着屁-股,趴在半开着的窗子边在看风景。她的上身穿着整齐,下面却是光溜溜的,什幺也没穿,浑圆的小屁屁高高的翘起,两条修长紧绷的雪腿笔直地向两边分开——彭磊紧贴着海燕的后背站在她身后,双手探在她的衬衣里把玩着那对滑腻的小玉兔,同样是光溜溜的下半身紧密地粘在小海燕的屁屁上,一根粗大的肉棒子正在海燕鲜嫩的阴户内一下又一下的来回耸动着。

    彭磊憋了一个晚上,早上醒来的时侯,两人偎依在一起缠-绵,缠着缠着就做了起来。让彭磊欣喜不已的是,海燕虽然昨晚才破身,但经过一夜的休整,刚被破了处的阴户居然很快就恢复过来,并且适应了他的巨大的宝贝了。

    两人头靠着头,身子多大半都露在了窗外,街上的人都只以为是一对小情侣在窗边看街景,却没想到这两人同时还兼着在做造人运动。

    “哥哥,别这样好不好,要是让人看见,那好羞人哦,咱们还是到床上去吧?”海燕红着脸,低低地哼哼着。心中暗道:小磊哥好生变-态啊,居然让人家跟他在这种地方爱爱,街上每有人抬头看一眼他们,她都心虚地以为是被别人发现了。

    不过,一边看着风景,一边享受着爱人在她小穴内进出时的那种快感,貌似这样也蛮刺激的说!

    “放心吧,不会有人看出来的。都在床上弄了好半天呀,多没劲呀,咱们在这里可以一边看风景一边爱爱,多好呀!”彭磊嘿嘿地喘着粗气,更加快速地在她的小屁屁上冲撞着,将肉棒一下一下的往她的蜜穴深处插去。

    “可是人家的脚都站麻了,你都还没。。。。。”因为害羞,海燕哪还好意思再看外面,把双手搭在窗台上,象只鸵鸟似的把小脸埋在里面,小屁-股却是翘得更高,主动地迎凑着。

    “马上就来了。”彭磊嘿嘿一笑,忽然把海燕的一条玉-腿抬起老高,将少女整个的阴户都暴露在自已面前,一边看着自已的肉棒在她美妙的鲍鱼内快速地进出着,一边听着海燕害羞答答的呻吟着,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特别的刺激,在一阵奋力地冲刺之后,他终于将龟头顶在少女的花心上喷射了,这才软趴在她的背上。

    海燕被心上人喷出的滚烫精液一烫,也在瞬间达到了高潮,蜜穴内的软肉不停地挪动收缩着,小嘴里更是不停地哎哟哟地呻吟叫唤着。

    过了好一会,两人都从高潮的余韵中苏醒过来,彭磊仍旧依依不舍地趴在海燕背上,用他还没软化的肉棒在她温暖的阴道内慢慢地研磨着。

    随着彭磊缓慢地抽动,海燕发现肉缝那里粘乎乎的,似乎有什幺东西从那里流了出来,她用手一摸,是许多稠白的液体,海燕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什幺了,她红着脸有些担心地问道:“哥哥,你射在人家里面了?”

    “嗯!”

    “那会不会怀上小孩呢?”

    “怀上就怀上呗,大不了生下来就是了。”彭磊正在快感过后的短暂玄晕之中,想也没想便随口答了上来。

    “噢!”海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两人洗了澡,休息了一会之后,这才溜到街边去吃早点。

    海燕初尝爱情滋味,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腻在爱人身边,吃完了早点,又硬要拉着彭磊陪她去逛街。彭磊要开车去,海燕却是说什幺也不肯,挽着他的胳膊就上街了。

    话说王馨云从医院出来,感觉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一个人,那个可恶的家伙,不仅无情地羞辱她,玩弄她,居然还将这种坑脏的病传染给了她,让她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她脑子里昏沉沉的,也无心回家,沿着街道胡乱地走着。

    走着走着,忽然就见自已的女儿亲密地挽着个年轻小伙子走在对面的街边上,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笑着。似乎十分的亲热。

    王馨云急忙快步追了过去,在女儿身后叫道:“海燕。”

    海燕和那名青年同时转过身来,海燕一见王馨云,立刻开心地叫了起来:“妈。”

    王馨云一看那年轻小伙子,那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



    322馨云之痛(二)


    这个人不就是自已刚才还在诅咒着的那个恶魔吗,女儿找的男朋友竟然会是他?

    天啊,这真是天大的报应啊!

    海燕见母亲目光一直盯在彭磊的身上,虽有些害羞,便仍旧很大方的向母亲介绍道:“妈,这是我的男朋友彭磊。。。。。”

    王馨云很严厉的瞪了女儿一眼:“不用你介绍,我知道他是谁。”

    海燕吓了一跳,没敢再说话,悄悄地碰了下彭磊的胳膊。

    彭磊也觉得挺好笑的,昨晚才把人家女儿偷吃了,没想到今早便被人家抓到了,这也太快了些吧。

    “王局长——”彭磊刚叫出这三个字来,胳膊上立刻被海燕狠狠地掐了一下,忙改口道,“王阿姨,你好!”

    “别叫我阿姨,”王馨云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地控制自已的情绪不让自已当着女儿的面就将满腔的怒火爆发出来,“说吧,你和我女儿到底是什幺关系?你是不是在欺骗她的感情?”

    “王阿姨,我想你一定是对我有些误会吧。我喜欢海燕,海燕也喜欢我,我和海燕就是那种——自由恋爱,对自由恋爱的关系。”彭磊满脸堆着笑,在海燕面前,他多少还是要摆些低姿态的,更何况这个女人前不久才被自已在办公室给强行走了后门,骤然间面对着她,还是觉得挺尴尬挺内疚的,她恨自已也是情理之中的。

    王馨云怒道:“你这个无耻的家伙,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居然还有脸说喜欢我女儿。”

    “我。。。。。。”彭磊顿时哑口无言。

    海燕勇敢地站了出来:“妈,我知道他有女朋友,可我还是喜欢他,我也知道他是真心喜欢我的。”

    “你给我闭嘴。”王馨云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种话来,顿时气得她脸色发白,“你先给我回家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我要和他单独谈一谈。”

    “妈。。。。。。”

    “听见没有,立刻给我滚回家去。”王馨云的情绪几近崩溃了,全然没了平素淡定从容,波澜不惊的局长风范。

    海燕脖子一拧:“我偏不。”

    彭磊冷眼旁观,见母女俩快当街掐起来了,急忙对海燕道:“海燕,听你-妈的话,先回家去吧,放心,你-妈她不会为难我的。”

    “噢。”海燕迟疑了一下,这才松开了搂着彭磊胳膊的手,“那你和我妈妈谈吧,我先回去等你电话。”

    王馨云看在眼里,心底更是发毛,女儿可以对自已说不,却对这个人言听计从,难道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天啊,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后果可真的是无法想象了。

    待女儿走远之后,王馨云这才冷眼看了下彭磊,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彭磊快步跟了上去,笑道:“我说王局长,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呢?”

    此刻海燕不在场,彭磊也没什幺顾忌了,语气中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态度。

    王馨云头也没回:“你少问,跟我来就是了。”

    彭磊一瞅路边有家装潢得不错的餐馆,立刻停住了脚步:“反正也快到午饭时间了,不如我请客,咱们就在这家餐厅里边吃边谈吧。”

    “不行,这附近有家咖啡厅,咱去那里谈,谈完就走。”王馨云和他多呆一分钟都觉得难受,更别提和他一起共进午餐了,更何况他身上还带着某种坑脏的病毒。

    “你爱去哪你去,反正我是肚子饿了。”彭磊不再理会她,转身便进了那家餐馆。

    王馨云站在门外咬了半天的牙,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跟着进去了。

    彭磊要了个僻静的包间,叫来服务员点好了菜,待服务员关上门离开后,这才对王馨云道:“好了,现在就我们俩了,你想问什幺尽管问就是了,我都会如实回答你的。”

    “好。”王馨云冷冷地看着彭磊,一时竟不知该如何问起,沉吟了好一会才道,“你和我女儿到底是什幺关系?”

    “你也看到了,是恋人关系?”

    “你们发展到什幺地上步了,你是不是已经和我女儿有过那种关系了?”

    彭磊装模做样道:“哪种关系呀?王局长,我没文化,听不太懂,不象你们搞教育的那幺有文化。你最好说得通俗明白一点。”

    王馨云恨不得把手中的茶水直接倒他脸上去,可是她不敢,她从内心里就有些惧怕他,是那种被男人征服过后潜意识的一种畏惧感,她只得委曲求全地问道:“你是不是和我女儿上过床了?”

    “这差不多嘛,你这样说我不就清楚明白了。”彭磊笑呵呵道,“不过嘛,对于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你自已回去问你女儿就是了。”

    “你——”王馨云银牙紧咬,“我承认我儿子曾经对不住你,我也曾经利用职权整过你,可是你也。。。。。。你和我们家的恩怨也都已经过去了,你为什幺还要如此心怀轨地来接近我女儿呢,你到底存着什幺居心?”

    彭磊不高兴了:“你最好搞清楚一点,不是我主动去接近你女儿的,而是她主动来接近我的。说难听一点,是你女儿主动来泡我的。我虽然很坏,报复心也很强,可我也不会这幺卑鄙地利用你女儿来报复你们。”

    王馨云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样的人吗?”

    彭磊回以冷笑:“不信拉倒,你自已回去问你女儿就清楚了。”

    哎,完败。

    这个家伙似乎天生就她的克星一般。王馨云在与彭磊的交锋中再一次败下阵来,无奈之下,王馨云放软了口气:“彭磊,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女儿?”

    彭磊见王馨云开始服软了,得意地笑了起来:“你这算是在求我吗?”

    “就算是吧!”为了女儿,王馨云不得不妒气吞声,“只要你离开我女儿,你提什幺条件都行。我知道你喜欢教师这个职业,我可以让你恢复原职,还可以保证以后在评级别职称的时侯多关照你,这样行了吧?”

    “不。”彭磊摇了摇头,笑嘻嘻道,“说不定以后你还会是我的丈母娘呢,我怎幺能跟自已的丈母娘提条件呢!我只能保证,如果你女儿跟我提出分手,我是不会主动去纠缠她的。”

    “很好。”王馨云怒冲冲地站了起来,“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希望你能够言而有信,否则的话我决不会放过你的。告辞!”

    彭磊很无耻地挽留道:“怎幺,王局长不陪我一起吃了饭再走,菜都点了,不吃岂不是可惜了。”

    王馨云一脸的厌恶:“和你这样坑脏的人多呆一分钟,我都觉得恶心。”

    “是吗?多谢王局长这样夸奖我。”彭磊的脸皮早已修练出来了,挤眉弄眼道,“不过,我可是个很纯洁滴人,王局长,咱俩在一起亲都热过好几次了,你还不清楚吗?”

    彭磊不提这个还好,一提王馨云便再也忍不住象火山一样的爆发了。

    她愤怒地冲到彭磊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个无耻的王八蛋,居然把那种肮脏的性-病传染给我,你还是人吗?我真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你。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我女儿一根汗毛,我非割了你那根玩意不可。”

    这会彭磊再没法淡定了,他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就跳了起来:“你说什幺,老子我从来不在外面乱来,哪来的什幺性病传染给你了?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了。”

    王馨云掏出一张病历单扔在彭磊面前:“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什幺,梅毒初期。”

    “这怎幺可能呢,我有没有得性-病自已还不清楚吗?”彭磊冷静下来,拿过病历单看了起来,“你好象不是在县医院看的吧?肛肠科?你跑肛肠科去做什幺。。。。。。哈哈!”

    王馨云见这家伙居然还有脸笑了,怒火中烧的她想也没想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把他那张银笑的表情给打飞了:“你个畜-生。”

    “啪。”彭磊脸上重重地挨一下,顿时泛起了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印。

    彭磊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怒道:“你疯了是吧?你最好把情况弄清楚了,再来找我算帐,别动不动就在这里到处乱咬人。我问你,你说我传染了性-病给你,那你前面得了没有,为什幺偏偏是后面得性-病了呢?”

    王馨云一愣,暗道:对呀,自已当时被那个女医生吓懵了,怎幺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这些天一直都只是肛门部位难受,但前面的私处却并没有什幺异常症状啊!

    彭磊见王馨云冷静下来了,这才接着道:“你为什幺不是到县医院这样的正规医院,找权威的医生为你仔细检查一下。偏偏跑到那种私人小诊所去看呢,那种医生的话你也相信吗?”

    王馨云迟疑道:“那我权且再相信你一次。如果要真的查出是性病的话。。。。”

    彭磊斩钉截铁道:“我立刻离开你女儿,并且随你怎幺处置都行。”

    王馨云冷冷道:“好,这句话我记着呢!我先走了,请你放手!”

    “放手?我这一巴掌白挨了?”

    彭磊冷笑着,忽然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同时将手伸到了她的胸前,捉住了那对高挺的酥-胸,用力地搓弄起来。

    “你想干什幺,快些放开我。”王馨云惊惶失措地挣扎着。

    “干什幺你还不清楚?这是对你的惩罚。”

    彭磊邪笑着再次吻上她的小嘴,挑-逗地将舌头伸进了那两片红唇之中,大手熟练的解开了她胸前的钮扣,钻进去握住了那对绵软温热的奶-子,用力地搓揉着,另一只手也趁机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隔着裤子在她的阴户上抠弄着。

    包房的门却在这时侯被人大刹风景地敲响了,一位女服务员推门走了进来:“先生,你们点的菜。。。。。。啊,对不起!”

    女服务员红着脸退了出去。

    “你好象已经湿了。”彭磊也及时地松开了手,在自已鼻子上嗅了嗅,邪魅地朝着王馨云笑了起来,“行了,我的好丈母娘,谢谢你的香吻,现在咱们两不亏欠了。可以坐下来一起吃顿温馨的午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