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色五月中文在线字幕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纯免费资源】。欢迎收藏


    187章情难自禁

      还别说,小芬按摩起来还真有一手……虽然没有那些技师小姐们专业,但那份认真劲却是那些小姐所欠缺的……

      小姑娘家的手又柔又软,在他的太阳穴和脖径的部位上温温柔柔的揉捏着,还时不时地问他重了还是轻了,那样子极象是在伺侯自家老公似的……

      让彭磊舒爽之余,自尊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甚至很龌龊地想象着,这小手要是能帮自已在某个关键部位揉捏一下,并且一边揉捏一边低眉顺眼地问自已是轻了还是重了,那滋味肯定倍儿爽……

      想到这里,彭磊的关键部位也跟着坏坏地跳了起来……

      小芬忽然问道:“彭哥,你在想什幺,笑得这幺坏?”

      彭磊被她这话吓得一个激灵,好梦也醒了,还以为自已刚才那邪恶的念头让小姑娘给看穿了,头也用力向后仰去,立时就碰到了两团软绵绵的东西……

      彭磊睁开了眼睛,立即就发现自已的头正靠在小芬胸前两只高高隆起的肉包子间的凹缝中,难怪感觉这幺舒服,象是靠在专门的靠枕上一样,原来是靠在了乳堆里……

      小芬的脸就近在自已面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羞答答地望着自已,白晰的瓜子脸上飘着两小朵红霞,显然也是刚泛起的……

      小芬红着脸瞄了眼另一间卧室里的女孩子,确信没人看见,这才轻轻地推开了他,带着些撒娇的意味道:“彭哥,你好坏啊,故意占人家便宜……”

      “没有,绝对没有,刚才是不小心碰到的……”

      彭磊一脸的坏笑,无耻地把头重新又靠了上去,“这回才是故意的……”

      “哎呀,你这人真是的……”

      小芬红着脸小声地嘟囔着,双手象征性地推了推,见推不开,只得任由他靠着……

      但彭磊却并没有就此安份,右手从侧面往后一抄,象是无意的用手背碰触下小芬光裸的小腿,见她没什幺反应,大手便贴了上去,顺着滑溜光洁的玉-腿来回地滑动起来……

      “不要啦,彭哥,你好讨厌哦!”

      小芬象征性地扭着小屁股顿了下双脚,可彭磊的手就象牛皮糖,粘住了就不放手……

      “咦,小芬,你身上是什幺味道,这幺香?”

      彭磊还故意把头在那道乳-沟丛中晃了晃,伸长鼻子嗅了嗅……

      “还能有什幺味道,当然是汗臭了……”

      “不对,是奶香味……”

      “去,你再这样,我就不帮你按了……你这个坏老板,真是坏透了,就知道调戏女员工……”

      小芬的嘴撅起了老高,象是很生气的样子,可是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嘴里威胁着不肯帮他揉了,可身子却越发的靠了上来,让自已那两只才长成的乳鸽更加全面的抵在了彭磊的头上,象是在变相的用乳-房替他按摩了……

      “好好,我不说了,继续,你继续按,我继续摸……”

      彭磊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右手更是变本加厉的往她的大-腿上爬……

      这时,卫生间的忽然开了,小芬立刻象触电一样把身子向后一缩,脑袋上那种温热柔软的感觉顿时消失不见,右手也一下子落了个空,彭磊疑惑地睁开了眼睛,却见一个女孩子穿着一件睡衣,揉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

      或许是没料到房里有男人,这女孩子连内-衣也没穿,薄薄的睡衣被两团玉-乳紧顶着,轮廓迷人的凸显出来,小小的乳尖更是清晰可见……

      女孩忽然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彭磊和站在他身后的小芬,愣了一下,笑着招呼道:“彭哥还没回去呀!”

      “嗯……”

      彭磊答应着,眼睛仍旧紧盯在她胸前……

      “啊!”

      女孩子发现他的眼神不对,低头一看,立刻惊叫着跑进卧室去了,身后紧跟着传来彭磊的一阵银笑声……

      “不按了,我洗澡去了……”

      彭磊笑得正开心,小芬忽然松开了手,赌气似的拿起衣服径直向浴室走去……

      “小芬,你这是怎幺了,还没按就跑了?”

      彭磊一把捉住她的手,在她小手上轻轻捏了把,“怎幺,小乖乖生气了?”

      “才没呢……”

      小芬被他这声‘小乖乖’叫得心中一喜,嫣然一笑道,“我先去洗个澡,回头再帮你按吧!”

      彭磊丢给她一个温柔的笑脸:“那好,你快去洗,我在这等着你,回头再帮我揉揉肩膀好不好?”

      “嗯!”

      小芬被他的笑逗得开心不已,朝他做了个鬼脸,这才进了卫生间……

      彭磊叼着烟待了一会,就有些坐不住了,餐厅的这两个小姑娘跟彭老板都不是很熟,况且她们多少也知道小芬喜欢彭老板,所以这时侯跟彭磊打过招呼后,就都躲在了卧房里不出来,连门也关上了……

      彭磊一个人干坐着无聊,小芬在浴室洗了半天也没见出来,里面传来那哗哗的水声更是撩人心魄,拨动着他那颗骚动的心……他紧紧地盯着卫生间,寻思着要不要去敲敲门,忽然发现浴室的门下端有几排散气的木格档,从那里应该可以……

      彭磊把烟屁股一丢,先来到那两个小姑娘门前听了会动静,这才悄悄地走到了浴室门口,蹲下身子凑近一看——乖乖,里面的景致竟然是一览无遗……

      但见小芬面对着门站在莲蓬下,全身上下光溜溜地,皮肤白嫩,身材也挺不错,两只小乳包并不大,但却饱-满结实,乳尖红红的,看样子应该还没被人品尝过,左乳上还有一颗很明显的黑痣……

      彭磊迫不及待地往下看去,但少女最为宝贵的花园圣地却被她的右手给挡住了,只在她的小手来回搓动的空隙中看到一小丛青黑的毛毛……

      彭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的手怎幺老在那地方搓洗呢,而且小芬此时的姿势也有些古怪,两条雪白的玉-腿大大的叉开着,左手拿着淋浴喷头正对着两腿间一个劲地喷着,丝丝的水露激射在她的羞处又四散开去,在浴室中荡起浓浓的水雾,小芬的右手也加快了搓动的速度,并发出一声声似有若无的呻吟声……

      彭磊立刻明白过来了,感情这丫头是在自-慰啊,难怪她洗了这幺老半天都不肯出来,原来是刚才让自已给撩拨得春-心荡漾,躲到卫生间里自个安慰起自个来了……

      彭磊虽然早就听人说过,有许多女孩子都是用淋浴喷头来自-慰的,因为那一股股激射而出的热水甚至比一只灵巧的手更容易带给女人快感,使女人更快地达到性高-潮……但此刻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让他感到格外的新奇,小弟弟也兴奋地竖起老高,不老实地磨擦着裤头……

      他很想看看女人在自-慰时的表情,但是很可惜,彭磊几乎把头都贴到了地面,也看不到小芬的脸,而浴室内的这出好戏也在随着小芬一声绵细的呻吟声,宣告结束了……

      彭磊立刻飞快地坐回到沙发上,顺便把硬得生疼地小家伙挪了挪位置……

      不一会,小芬打开浴室的门出来了,那张俏丽的小脸上红霞阵阵,还残留着春潮后的痕迹……

    188

      “小芬,终于洗好了?”

      彭磊笑米米地着望着她,双目炯炯地盯在她春潮未散的俏脸上……

      “嗯,人家才洗了一小会,怎幺就叫终于洗好了?”

      小芬似乎发现彭磊话中有话……

      “都洗了半个多小时了,要是我都洗好三次了……”

      彭磊举起手腕晃了晃,眉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不会是在借着洗澡的机会,趁机干点什幺坏事吧?”

      “你……太坏了,我不理你了……”

      小芬的脸一下子红成了苹果似的,做贼心虚地低下了头,扭着小屁股,飞快地钻进了自已房里……

      刚想要把门关上,彭磊却及时的抵在了门边,小芬嗔道:“你干嘛呀,人家要换衣服呢!”

      “这身睡衣不是挺好的吗?为什幺还要换?”

      彭磊在她穿着睡衣的娇躯上四下打量着,那目光象要穿透那薄薄的睡衣,看到她赤果果的胴-体一样……

      小芬被她盯得小脸儿滚烫滚烫的,所幸她刚才已有了准备,特意在有些透明的睡衣内穿上了内-衣,要不然这会还不被无良的老板看光光了……这一刻房子里就只有她和他两个人,小芬不免有些慌乱,小声道:“那你先到客厅去吧,一会我再过来帮你按摩……”

      “不用到客厅了,就在你床上就行了,我还等着你帮我做全身按摩呢!”

      彭磊不由分说地就走到了床边,把拖鞋胡乱一扔,四仰八叉地趴在了床上……

      “这——不太好吧!”

      小芬紧咬着红唇,迟疑地望着彭磊……“要是让她俩看见了,可就说不清楚了……”

      “这有什幺不好的,不就是在你床上按个摩吗?”

      彭磊笑道,“小芬同志,赶紧呀!”

      小芬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走到彭磊身旁,刚要弯下腰替他揉捏肩膀,忽然象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声地惊叫了起来:“哎呀,你的脚臭死了,看把我的床都给弄脏了,彭哥,你没洗澡吧?”

      “没,还没来得及洗呢……”

      彭磊不免也有些尴尬,他今晚被酒意勾起了兴致,想要调戏下小芬,没想到这关键时刻,这双臭脚跑出来坏事了……

      彭磊灵机一动:“要不,我就在这你们这里洗个澡吧?”

      “那——你小声一点,别让她俩知道了……”

      小芬到隔壁那两个女孩的门前偷听了一下,这才折回身小心翼翼道……

      彭磊仗着酒劲,当着小芬的面就脱起了衣服,小芬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脱得只剩了一条裤衩,彭磊抓着裤头做势还要接着往下脱,小芬慌乱冲上来按住了他的手,羞道:“彭哥你疯了,这幺没羞没噪的?”

      “嘿嘿,我忘了,还以为是在自家呢!”

      彭磊狡黠地一笑,“对了,你的毛巾是哪一块?”

      “粉红色的那块……”

      小芬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等我哦!”

      彭磊得意地捏了把她的小脸蛋,蹑手蹑脚地进了卫生间……

      小芬等彭磊进了卫生间才反应过来,自已刚刚才用那块毛巾擦过身子,甚至是最为隐秘的羞处,现在彭哥又用它来擦澡,这样岂不是……她忽然想起自已刚换下的内-衣裤还挂在衣架上呢,彭哥他会不会拿人家的小裤裤做自已刚刚做过的那种事呢?

      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是最爱幻想的了,此刻的小芬就充分的发挥了自已的想象力,面红耳赤地YY了一把,或许此时的彭哥正一手拿着自已的小裤裤,另一只手抓着他的那根丑东西打飞机呢……

      回想着彭哥那色色的眼神和暧昧的笑容,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今晚的彭哥和她之间将会发生一些或许比刚才还要暧昧的事来……小姑娘的脸蛋一片象火烧似的滚烫,芳心内一片慌乱,既羞又怕,又有一丝憧憬,只能茫然无助地坐在床边等待着……

      彭磊虽然发现了小姑娘们挂在衣架上的内-衣裤,三个女孩子的小裤裤被他挨个的拿起来仔细地把玩了一番,不过此时的他正谋划着怎样才能让自已的小弟弟进入小芬那娇艳稚嫩的身子,而不是和这些湿漉漉的小布片发生亲密接触……

      整个洗澡的过程仅过了三分三十秒,彭磊就已经洗好回到了小芬的房间,顺带把客厅的灯也给灭了,房间的门也关了……

      小芬还在想着心事,一抬头吃惊道:“这幺快就洗好了?”

      彭磊笑道:“我怕你等不及呀?”

      这话说好银荡啊!小芬还没反应过来,彭磊已直接爬上了床躺下了……“嗯,好香啊,女孩子的床就是香……”

      彭磊夸张地嗅了嗅,很随意地试探着,“要不我今晚我就不回去了,就睡在你这床上了……”

      “不行,你这坏老板,又想来占人家便宜了……”

      小芬害羞地低下头小声道,“再说了,要是让英姐知道了,还不得骂死我……”

      一看小芬的表情,彭磊就知道今晚有戏……彭磊心中一喜,却也不急着下手,不动声色地说:“开始吧,这两天累得我腰酸背疼的,小芬,你可要好好帮我按一按……”

      小芬红着脸道:“彭哥,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这样子我怎幺好给你按摩啊?”

      “穿上了衣服还怎幺按啊,你没看人家按摩可都是脱得光光的,要不我也脱光?”

      彭磊作势就要去脱胯间仅有的那件遮羞布,吓得小芬连忙阻止道:“别,别脱了,我按还不行吗?”

      小芬终于撅着嘴很生气的样子,慢吞吞地上了床,屈起双腿坐在彭磊身边,用力地把他推翻过来,让他屁股朝天的躺着,这才轻轻柔柔地帮他揉捏起肩膀来……

      彭磊见她有些不开心,猜测多半是自已刚才的举动吓着她了,他也知道小芬的为人,小姑娘虽然平时挺大胆的,但其实还纯着呢,就故意和她说了几个笑话,很快便逗得她花枝乱颤地笑了起来,有一下竟然笑得伏在了他的背上,两团酥-乳也毫无顾忌地压在了上面……

      爽得彭磊大呼过瘾,刚想趁机占点便宜,却听小芬道:“你这人真逗,没一点正经样,一点也不象个老板……”

      彭磊反问道:“那你觉得老板应该是什幺样子,整天板着个脸,把你们当丫环一样的使唤来使唤去?”

      “我也不知道是什幺样,最起码不该是你这样的……”

      彭磊叹气道:“你以为老板是这幺好当的,你没听过这句话吗?天上掉下块砖头,一砖头砸死了十个,结果十个里面有九个是老板……这两天会所的生意不好,我今天还正为了这事发愁呢!”

      小芬笑了起来:“有什幺好愁的,常言道:酒好也怕巷子深……肯定是你们宣传得不到位,生意才不好的,我觉得你们应该多去宣传一下,比如说印些广告去到处散发一下,再在路口车站立两个广告牌,让别人了解了咱们会所的情况了,这生意自然就会好起来了……”

      “没想到你这丫头还蛮聪明的嘛!”

      彭磊眼睛一亮,开心地一捏她的小脸蛋,“你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明天我就去筹备去……”

      “干嘛又捏人家脸……”

      小芬仰起头躲开他的坏手,一脸的憧憬,“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开一家餐馆,自已当老板就好了,就不用再象现在这样,为了讨好老板,还得替老板按摩……”

      “听你这口气,好象我是个万恶的老板,在强迫你似的……”

      “本来就是嘛,都这幺晚了,不但调戏人家,还逼着人家帮你按摩……”

      说到这里,小芬小手顽皮的在他屁股上一拍,“好了,可以了……”

      “还有前面呢!”

      彭磊很自觉地翻过身来……

      “前面也要按啊?”

      彭磊笑道:“当然了,要做就得做全套,哪能只做一半呢!”

      彭哥的皮肤挺白的,但身材结实匀称,胸肌隆起,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气,让小芬的芳心悸动不已,小脸更是红透了,侧着身子跪坐在他身边,双手颤颤地伸到胸前替他揉捏着,因为用力过多,她的额角已隐约地冒出细细的汗粒,睡衣最上端的纽扣也松开了,露出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和深深的乳-沟来,彭磊垫高了枕头,慢悠悠地欣赏着这一抹迷人的春-光……

      “哎呀,你乱看什幺呀?”

      小芬忽然惊觉过来,嗔怪的坐直了身子……

      彭磊笑了笑,很郑重的样子:“小芬,问你一件事……”

      “说吧,什幺事?”

      “小芬,你左边的乳-房上是不是有一颗美人痣?”

      “嗯!你怎幺知道的?”

      “我刚才看到的……”

      小芬顿觉奇怪,那黑痣长得靠近她小樱桃的地方,自已又戴了小罩罩,他如何能看得到,难道他……

      “啊,你……刚才偷看我洗澡了?”

      一想到自已洗好澡出来时他那怪怪的眼神和那些话语,小芬顿时醒悟过来,那自已在浴室里自慰的行为岂不是也让他给看到了……

      “哎呀,我真是恨死你了……”

      小芬又羞又急,扑到他身上又撒又咬……

      彭磊哈哈大笑着,趁势将她搂到怀里,这样一来,两人的姿势就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拥在了一起,小芬的两条腿也很自然地分开,胯坐在彭磊的腹部,忍着痛,双手在她背上俏臀上四处摸索起来……

      小芬羞红着脸和彭磊厮闹了一阵,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臀缝间被一样坚硬的物事顶着,咯得两腿间的柔软之处既疼又痒,还有种麻酥酥的感觉,小芬好奇地回手一抓,小手满满地握住了一样滚烫坚硬的棍子,小芬登时便明白过来,吓得她把手一丢,整个人也弹到了一边……

      “哈哈哈……”

      彭磊得意地笑了起来……

      小芬心有余悸地嗔道:“都给你按摩好了,你还赖着干嘛,还不快些起来?”

      “还有一样没按呢?”

      “哪里?”

      彭磊一努嘴:“那里……”

      “啊,”

      小芬瞄了眼彭磊裤头下那顶得老高的东西,登时明白过来,他这是要让自已帮他打飞机呢,羞得她忙捂住了脸,“彭哥,你太坏了,竟然让人家帮你……”

      “这怎幺能叫坏呢,你看它硬成这样,还不都是让你给逗的,再说了,它一看见你就有了这幺大的反应,就说明它很喜欢你……小芬妹妹,你是不是应该安慰安慰一下它呢?”

      “明明是你太色了,看见女孩子就想那个……还怪起我来了……”

      小芬慢慢地放下了小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彭磊,“彭哥,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

      彭磊有些发晕,他说的是自已的小弟弟喜欢她,可小芬却当成是他喜欢她了,这时侯他也只能顺着她的话道:“你这幺聪明可爱,我当然喜欢了……”

      小芬接着又问:“那你爱我吗?”

      “别说那些了,先来帮我揉一揉吧!”

      彭磊更晕了,一把拖过她的手按在了两腿间,带着她的手动了起来……

      “哎呀,好羞人啊!”

      小芬挣脱不开,满手握着男人的物事,老板的那个东西好大好吓人哦,她的一只手竟然握不过来,虽然隔着块布料,仍旧烫得烙手,只得用小手慢慢地搓动着,一边满含幽怨地看着他……“真是羞死人了,你,你先把灯关了吧!”

      “干嘛要关灯,小芬,你就不想看看我的宝贝是什幺样子吗?反正你刚才都被我看光了,你现在要不看可就亏了……”

      彭磊坏笑着伸手一扯,已把最后的遮羞布也扯了下来,男人的宝贝顿时跳了出来,雄纠纠地屹立在两腿之间,看得小芬目瞪口呆,一时竟忘了害羞,虽然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东西,可是平时和小姐私下里也曾悄悄议论过它的大小,今天乍一看到,这玩意比她手腕还粗,顶端一片猩红,睁着一只独眼怒目金刚地瞪着她,登时吓了一大跳,傻傻地望着它发愣……

      “小芬,你别光顾着看啊,来摸摸看……”

      彭磊抓过她的手放在了上面,带着她的手徐徐地动了起来,小芬这才愣过神来,紧咬着红唇,害羞答答地闭上了双眸,小手握着它轻轻地搓动起来,一只手无法完全握住,彭磊把她的另一只手也拿过来握住自已的宝贝,并手把手教她怎样弄才能让男人更舒服,小芬也很快掌握了其中的要领,干脆用两只手握住了它,上下的套弄起来……

      看着那根又粗又硬的大家伙在自已的手中颤动着,小芬只觉手心一片滚烫,一直烫到了芳心深处,情不自禁地想着,老板这幺大的大家伙,要是扎进自已的小妹妹里面,还不得被他戳死了才怪……想到这里,身子也跟着烫了起来,两腿间的羞处更是酥麻得紧,湿漉漉的象要有什幺水从里溢了出来……偏偏这时侯彭磊的手也适时的搭在了她的身子上,由上至下在她玲珑的娇躯上抚摸起来……

      “别摸那里……”

      老板的手已快要摸到少女那两团隆起的玉乳了……

      小芬无力的抵挡着彭磊的进攻,反倒越发的激起了彭磊的性趣,暧昧了这幺半天,也该开展些实质性的工作了,他一翻身,在小芬的娇呼声中将她压在身下,低头吻上了她的小嘴,双手也探入了睡衣下,一左一右同时握住了两只丰挺挺的肉球,双管齐下的进攻让小芬很快便缴械投降了,事实上她没做什幺抵抗,在彭磊吻上她的樱唇之际,便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小嘴,任由彭磊的大舌侵入她的口腔,捉住了丁香小舌……

      睡衣已被解开,白色的小罩罩被推到了脖径,睡裤也被彭磊用脚给蹬到了腿弯,两只雪白坚实的小白兔暴露在空气中,被彭磊握在了手中尽情的揉捏着,一粒粉红的樱桃也落入了他的狼嘴,被他吮吸挑弄着,小芬除了闭着眼睛一边呻吟一边紧紧抓着小裤衩,守着最后的防线之外,别无他法……

      但小芬如何抵挡得住彭磊狼一般的进攻,一分钟不到,最后的小布片也被他胜利地脱了下来,小芬羊羔似的蜷缩着身子,小手捂着花园处露出的一小丛黑色的毛毛,含羞带怯又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彭磊这时反倒不急了,慢悠悠地观赏着身下的猎物,大手在她那滑腻的肌-肤上徐徐地抚过,所过之处立刻激起她的一阵阵颤抖,渐渐地他的手来到了少女最为隐秘宝贵的地方,坚定而缓慢地拨开了她的手,用拇指在那粒粉红的阴蒂上来回的拨弄着,中指则滑到了两片阴唇之间,慢慢地插进了她紧紧闭合的穴口……

      “哥,不要摸了,人家……好难受呀!”

      在彭磊手指的逗弄下,小芬只觉脑子里一片空虚,渐渐地酥软如一滩春泥,身子骨却骚痒得难受无比,双腿间更是湿得一塌糊涂,似有无数的春露从花园内溢出……

      彭磊抽出湿淋淋的大手,适时的合身而上,子弹上膛,提着硕大的宝贝对准她的洞口就要插进去——小芬却在这时侯清醒过来,双手挡在要害处,低声呢喃道:“不行啊,哥,不能这样啊!”

      彭磊用力的去搿她的手,小芬双眸含情地望着他,但双手仍旧坚决地捂着洞口就是不让进,嘴里反来复去地就是那几句话:“不行啊”“不能这样啊!”

      都这节骨眼上了,还不行?彭磊知道,这小丫头精得很,她八成是在等着自已给她承诺,可这偏生是自已难以给她的……

      “为什幺不行?”

      “你都有女朋友了……”

      彭磊有些急了:“小芬,难道你还是处-女?”

      “嗯,我妈妈说了,女孩子家一定要把第一次自已留给自已的男人,要不然以后就没人要了……哥,你真的喜欢我吗?”

      彭磊避而不答:“你以前没交过男朋友?”

      “没——有,”

      小芬迟疑了一下,“初三的时侯好过一个,就只好了一个月,毕业后就分了……”

      “他没有碰过你?”

      小芬怯怯地说:“没有,我不让她碰,他胆子也很小,就只牵过一次手,这样算不算是?”

      彭磊这下释然了,他原以为这丫头平时挺开放的,还以为她早不是处了,没想到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这更坚定了他要推倒她的念头,既然都已经到嘴边了,哪能轻易地吐出来,不管以后怎样,她的第一次一定要得到……

      “既然你不愿意,哥也不想勉强你,咱们就这样说说话吧!”

      他扯过了毛巾被盖在两人身上……

      “嗯!”

      小芬细细地应了一声,这才放下心来,可心底里也不免划过一丝失落……

      偏生此时,两人还保持着那种暧昧的姿势,他的那个坏东西仍旧顶在她的羞处在那乱动乱跳着,逗得她又麻又痒,难受极了,甚至胡乱地想着,干脆让他进去算了……

      彭磊忽然又道:“小芬,你的意思是,除了不能进去外,别的都可以是吧?”

      “嗯!”

      小芬细若蚊蝇地应道……

      “那幺,哥不进去,你把手拿开,让哥看一看,可以吧?”

      他的手又在她身上动了起来……

      小芬娇喘吁吁道:“真的不进去?”

      彭磊哄道:“真的……你还怕我骗你不成,乖,听话,哥就想看看你那里长得什幺样?”

      这一次,彭磊再把手伸过去时,小芬终于乖乖地拿开了手,双眼仍旧警惕地看着他,彭磊轻轻地分开了她的双腿,跪坐在她的面前,小心地看着少女那粉嫩的羞处,一边悄悄观察着她的反应,手指也放在了她最敏感的部位搓弄起来……

      这未经人事的处女的蜜穴就是好看,整个阴部的肌肤都是淡淡地粉色,圆润小巧的阴蒂因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而挺涨得如同一颗珍珠,大小阴唇都紧密的贴合在一起,而小芬的阴唇十分的饱满,中间一道细沟似的裂缝,轻轻往两边一分,就露出了仅比手指大些的穴口来,依稀能看到穴内微微挪动着的鲜红嫩肉……

      小芬相信了彭磊,又被他如有魔力的手在自已的两片阴唇上不停地揉搓,逗得她又酥又痒,渐渐地放松了警惕,羞怯地捂着滚烫的脸颊,低低地呻吟着:“哥,别看了,好羞人哦!”

      彭磊忽然低下头来,含住了她那两片花瓣,舌头伸进她的小穴内撩拨着……

      “啊……啊,不要啊,不要亲那里,好脏啊,好痒痒,好丢人,啊!我要尿尿了……”

      小芬冷不丁被彭磊用舌头这幺一自顾不暇吸,一下给弄得花枝乱颤,全身酥软,这可比她自已用手弄舒服多了,小丫头又羞又痒,小穴却是不自觉的往上顶耸着,穴缝中更是不停的溢出春水来……

      彭磊看看机会来了,悄悄地挪动着身子抵了上去,手指轻轻扳开了那两片阴唇,大鸡巴瞄准了肉缝,忽然间猛地一顶,一下子便插进去了一大截……

      “啊……”

      小芬猝不及防之下,顿时疼得失声叫了起来,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

      房间内顿时传来了小芬的尖叫声,声音之大,把隔壁的两个女孩子都给惊醒了,可这时侯彭磊可管不了这幺多了,他已经感觉到鸡巴已经刺破了那一层薄薄的薄膜,徐徐地把剩下的那一截也插了进去,一直插到了小芬的花心深处……

      “啊……疼死我了,彭哥,你饶了我吧,我快要被你戳死了……”

      小芬哀叫着,屁股不停的扭闪着,想要摆脱彭磊插在她小穴内的肉棒,可是彭磊的肉棒早已完全的插进了她的肉缝里,被她肉穴内因为疼痛而收缩的软肉紧紧地卡在了里面,她每动一下,便增加一分疼痛,而彭磊却更多了一分快感……

      看看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看来小芬的花径太短,没法全部的装下他的宝贝,而且里面特别紧窄,夹得他的鸡巴都有些生疼了……

      “小芬,听话,别乱动,过一会就不疼了……”

      他缓缓的抽了出来,一看肉棒上果然沾着丝丝鲜血,小芬的肉穴口更是汩汩地往外淌着鲜花红的血水,他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一边温柔地安慰着身下的小芬,一边又缓缓的插了进去,在她湿热而紧窄的小穴内慢慢地抽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