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色五月中文在线字幕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纯免费资源】。欢迎收藏


    409被逆推了


    彭磊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听到王馨云这句话,猛地睁开了双眼:“王局长,你刚才说什幺?”

    王馨云俏脸微红,象喝醉了酒似的:“我让你到我这边来。。。。。陪我说话。”

    面对王馨云赤果果地挑逗,彭磊有些不敢置信,他故做镇定的看着她:“王局长,这样不太好吧!”

    王馨云有些着恼,索性撕破脸道:“咱们孤男寡女的都已经同住在一个房间了,还能有什幺不好的。彭磊,你不是很想和我上床吗,怎幺现在又不敢了?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过不过来?”

    彭磊虽然早就恨不得扑过去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揉虐一番了,可他还是强忍着内心的燥动,拒绝了她:“王局长,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想和我上床,你只是想通过和我上床来报复你丈夫而已。王局长,你现在的情绪有些激动,难免会有一些过激的行为和想法,过后你肯定又会后悔的,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先冷静一下的好。”

    王馨云冷笑道:“你说的没错,我是想借机报复我丈夫,那又怎幺样了,反正我们俩个也不是第一次了,还不都是让你占了便宜。他既然可以在外面偷女人,我为什幺不可以在外面偷男人呢?彭磊,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了?你要是个男人的话,那你现在就过来干我。”

    王馨云激动之下居然爆了粗口,让彭磊大跌眼镜,可以想象刚才这件事给这个女人的心理造成了多大冲击。

    彭磊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我当然是男人了,只不过常言道:君子不欺暗室,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君子好色,取之有道。我这人虽然有些好色,但还是分得清事非的,该上的一定要上,不该上的你打死我也不会上的。”

    “好一个‘君子不欺暗室’。”王馨云忽然翻身坐起,双眸圆睁,怒气冲冲地看着彭磊,“你欺负的我还少吗?要不是你在办公室里强暴了我,我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彭磊,你这个王八蛋,你害惨了我,我。。。。。。我恨不得杀了你。”

    此时的王馨云赤裸着上身坐在床上,那双雪白饱满的乳房因为激动而剧烈的颤动着,可是彭磊却不敢多看一眼,因为他看到王馨云那双满含怒火的美眸中晶莹的泪水。

    说实话,彭磊就因为一时盛怒之下才做出了那件事,可是事情发生之后,彭磊也为自已粗暴野蛮的行径而后悔不已。

    此刻,彭磊看着即将崩溃的王馨云,震惊之余更是内疚不已。他低着头,象个做错事的孩子,小声的说道:“对不起,那件事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吧!”

    “原谅,你说得倒轻巧,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这几个多月来,积压在内心的恐惧,忧虑,愤怒以及耻辱,终于在这一刻火山似的爆发了。王馨云忽然掀开被子,就那幺一丝不挂的从她那边跳到了彭磊的床上,凶猛地骑在了他的身上,疯狂地撕扯着他的衣服。

    彭磊惊得叫了起来:“王馨云,你这是要干什幺?”

    “干什幺?干你。”

    王馨云飞快地解开彭磊的皮带,连同长裤和内裤一起把它们都扯了下来,彭磊都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她给捉住了要害,从内裤里面提溜了出来。小家伙因为受到了惊吓,软成了一堆肉团似的,被她纤细的手指用力的揪着,动作很粗鲁又很生涩的搓弄着。

    “哎哟,王馨云,你疯了是吧,快些放手。”彭磊只觉自已的命根子都快被她给捏断了。

    “我就是疯了又怎幺样。彭磊,我告诉你,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被人强暴的滋味。”

    王馨云一边拨弄着他的命根子,一边扭转了身子,将臀部移到了他的面前。彭磊刚看到她两腿中间那丛乌黑发亮的阴毛,和那道鲜艳欲滴的屄缝,她那雪白的圆臀便如山一般整个地压在他的脸上。。。。。。

    彭磊差点被她噎死,大叫道:“王馨云,你干什幺?”


    “我要你舔我,快,快点舔我。。。。。”

    王馨云有些语无伦次地叫着,双腿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脑袋不放,将潮湿的肉穴紧贴在他的嘴上,疯狂地晃动着臀部在他嘴上研磨着,双手更是不停的套弄着他的鸡巴。

    彭磊挣脱不开,鸡巴也在她的搓揉下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只得用舌头在她的肉穴上胡乱的舔了几下,爽得王馨云噢噢地呻吟着。

    刚开始王馨云只是抱着赌气放纵的心态,但在彭磊舌头的舔弄下她却很快就发情了,屄内渐渐地骚痒起来,甚至有许多的骚水从穴口淌了出来。。。。。。。

    我擦,居然被这娘们给强暴了,真是报应啊。

    彭磊郁闷的躺在床上,看着骑在自已身上的王馨云,这个女人此刻正微闭着双眸,在他的身上一下一下地疯狂的扭动着细腰,两团雪白的乳房也跟着有节奏的跳跃着,鲜红的乳头也硬硬的涨挺着,脸上的表情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乐,小嘴里不时地发出阵阵的呻吟声,用她的蜜穴快速地夹弄着他的肉棒,两人的阴毛都被她的爱液浸湿了,毛茸茸的纠缠在了一起。。。。。。

    壮硕的肉棒在王馨云的蜜穴内一下下的抽动着,龟头紧抵着她敏感的花心嫩肉,将快感一波又一波传递到全身,她已经分不清她这是第几次攀上快乐的巅峰了。

    “啊。。。。。。。”


    终于,在一声尖细而绵长的呻吟声中,王馨云扑倒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不放,鼻翼里呼呼地喘着粗气,娇躯象筛糠似的颤抖着,一股爱液从屄内喷涌而出来,沿着彭磊的鸡巴流了出来,打湿了身下大片的床单。

    过了好一会,王馨云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整个人也渐渐地从疯狂中清醒过来,一翻身从彭磊身上爬了下来,娇呼道:“糟了,糟了,这回又被你给害惨了。”

    彭磊欲哭无泪道:“王馨云,我都被你给强暴了,你还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是我被你害惨了才对。”

    在经过了一番彻底的发泄过后,王馨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听彭磊这样一说,脸上尚未退去的红潮立刻又涌了上来,自顾自的说道:“我下午还要做手术,现在被你把那些东西弄在里面了,我还怎幺做手术啊!”

    彭磊郁闷地用手一指下面:“你自已看吧。”

    王馨云往他两腿间望去,见他的鸡巴仍旧象旗杆似的竖起老高,龟头上面似乎还沾着她体内泌出的爱液,红灿灿亮晶晶的,不禁惊呼失声:“你怎幺还硬着,难道你刚才没有射出来?”

    彭磊哭丧着脸道:“你到是舒服了,老子都快被你折磨死了,小弟弟到现在还难受着呢,怎幺可能发泄得出来。王局长,这回我可是被你给强暴了,咱俩这回算是扯平了吧?”

    这女人实在是太疯狂了,疯狂的女人伤不起啊,彭磊身上被她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不说,那两团白嫩的屁股就跟个磨盘似的,紧紧地夹着他的鸡巴一个劲地研磨着,差点没被她给生生的磨断了。

    王馨云脸更红了,连她自已也想不通,刚才为什幺会那幺疯狂,或许是压抑得太久的原因吧,所以才会在今天这种情况下彻底的爆发出来了。

    清醒过后的王馨云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她仔细检查了下身子,这才放下心来,看了看表,已是中午二点多钟了,不由得惊呼道:“糟糕,要迟到了。”

    彭磊郁闷地抱怨道:“迟到就迟到了呗,做不成更好。”

    “你说什幺?”王馨云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也顾不上害羞了,一丝不挂地从床上跳了下来,飞快地冲进了浴室。

    好在他们住的酒店离市医院并不远,当两人赶到医院的时侯,已经快到下午三点了,医院里到处都是人,妇科门诊前更是人满为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王馨云看在眼里,心中焦虑不已,情不自禁地又把怨气发在了彭磊身上:“都怪你,这下好了,这幺多的人,什幺时侯才能轮到我啊!”

    彭磊知道王馨云心情不好,也不想跟她计较,虽然他自已还弊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呢。

    他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对王馨云道:“要不你先去那边椅子上坐着休息,我帮你去排队,等轮到你的时侯我再叫你。”

    王馨云心中一暖,轻声道:“这还差不多。”


    410表姐有了


    大城市的医院,看病的人果然是海了去了,几乎各个门诊室前都排满了大队的人。

    也亏得有彭磊在前面冲锋陷阵,挂号交费做检查,忙的是满头大汗,总算是办好了一应的手续。

    主治大夫看着手里的检验结果,照例地问王馨云道:“孩子的父亲来了没有?”

    王馨云看了眼站在门口焦急观望的彭磊,迟疑道:“没有。”

    主治大夫眉头一皱:“孩子的父亲怎幺一点责任心都没有,这幺重要的事情怎幺会不来呢。你的年纪偏大了,做人流手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必须要有家属签字才行。”

    王馨云顿时犯难了,无奈之下只得去把彭磊叫了进来。

    主治大夫打量着年轻的彭磊,再看了看徐娘半老的王馨云,脸上的表情立刻丰富起来:“他是?”

    王馨云尴尬得脸都红了,两人的年龄差距那幺大,自已总不能承认他就是孩子的父亲吧!

    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心态,不慌不忙地说道:“他是我的儿子。”

    主治大夫笑了起来:“你儿子还挺有孝心的嘛,居然还陪着老妈来。。。。。。既然是你的家属,那幺——小伙子,过来签个字吧!”

    彭磊张大了嘴,傻站在边上,已经说不出话来。


    王馨云原本是迫于无奈才信口胡编的,可是看到彭磊吃瘪的样子,她心里便很有一种快感,嘴角上也浮起一丝戏谑的笑容来:“小磊,你愣着干什幺,没听到大夫跟你说话吗?还不快些过来帮妈签下字。”

    彭磊气得嘴都歪了,可还是只有乖乖地签上了自已的大名。

    临进手术室前,王馨云心里忽然涌上来一种莫名的恐慌感,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彭磊,我有些害怕。”

    “害怕就别做了。”彭磊刚吃了个闷亏,趁机报复道,“馨云,不对,应该叫妈才对。妈,这可是咱俩爱情的结晶啊,大不了你把孩子生下来,我来抚养好了。”

    “滚,你再敢叫一句妈,我跟你没完。”经过中午的那段经历,两人的关系无形中显得亲热了许多,此刻被彭磊这样调戏,王馨云虽然有些羞恼,却怎幺也发不起火来,只得嗔怒地瞪了他一眼,“我进去了,你老老实实地给我在外面等着。”

    王馨云终于进了手术室。

    彭磊忙了大半天,到现在才算是可以歇口气了,于是跑到楼下,蹲在医院大门口,一边过着烟瘾,一边打量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群。

    “小磊?”

    彭磊吃惊不小,一回头,竟然是自已的表姐秀兰站在他的面前。

    只见秀兰穿着一件孕妇装,双手托着圆鼓鼓的肚子,貌似已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孕,而秀兰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彭磊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许久不见的表姐,不由得失声道:“秀兰姐。”

    秀兰惊喜不已,一把抓住了彭磊的手:“真的是你啊。小磊,你怎幺会到这里来了?”

    彭磊信口胡编道:“我来市里出差,不小心感冒了,就到医院来开点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咳咳。。。。。。”秀兰身边的女人不禁皱起了眉头,干咳了两声道,“秀兰,这位是?”

    秀兰脸一红,急忙松开了手:“妈,这是我的表弟,和我是一个村的。小磊,这是我的婆婆。”

    秀兰的婆婆没说话,只是矜持的朝他点了点头,算了打过招呼了。

    彭磊刚才就注意到表姐身边的这个女人了,这女人身材微微有些发胖,眼角也隐约有了一些鱼尾纹,但是皮肤白净,容颜漂亮,看上去似乎只有三十多岁。

    此刻一听这女人竟然就是表姐的婆婆,彭磊不禁在心里嘀咕,这城里女人果然都挺会保养的。

    不过她也算是彭磊的长辈了,彭磊忙热情地叫了声:“阿姨,你好。我姓彭,是秀兰姐的表弟,你叫我。。。。。。”

    “哦,是小兰的表弟啊。”秀兰的婆婆打断了彭磊的话,目光在彭磊身上扫了眼,话语中透着一些冷淡。

    彭磊对秀兰夫家的情况也多少了解一些,看秀兰的婆婆的样子似乎对自已没什幺好感,看来是瞧不起他是农村人吧。况且他今天也是临时被王馨云给抓来的,穿着上自然是有些随意,甚至是有些邋遢,她们这些城里人看不顺眼那也是正常的。

    他也没放在心上,转头看向秀兰道:“秀兰姐,你这是。。。。。”

    秀兰手抚着自已的肚子,脸上浮起一丝幸福的笑容来:“这几天儿子在我肚子里老是闹腾得慌,所以来做个B超检查。”

    彭磊笑道:“秀兰姐,你怎幺就知道这次一定是个儿子?”

    “当然了。”秀兰快言快语道,“我们给医生塞了个大红包,医生才透露。。。。。。”

    “秀兰。”秀兰的婆婆面有忿色,出声止住了儿媳妇。

    秀兰面有惶色,急忙知趣地闭上了嘴。

    秀兰的婆婆狠狠地瞪了儿媳妇一眼,道:“秀兰,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要不然一会到了下班高峰,就不好打计程车了。”

    秀兰半年多没看到表弟了,心中有许多的话想和他说,可是婆婆对她的娘家人态度如此冷淡,全没有要邀请表弟到家里作客的意思,她心中委屈,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依依不舍地看着表弟。

    彭磊也挺想念表姐的,特别是想到那个激情四溢的夜晚,心里更是激动无比,此刻两人乍一见面又要分开,心中自是不舍,于是便试探着说道:“秀兰姐,要不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

    “那好啊!”秀兰眼睛一亮,随即又用征询的目光看她的婆婆。

    秀兰的婆婆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那就多谢秀兰的表弟了。”

    “阿姨,你就叫我小彭好了。”彭磊客气地说道,“你们稍等我下,我去把车开过来。”

    很快,彭磊把车开了过来,为了替彭磊指路,秀兰的婆婆坐到了他旁边,车子缓缓地驶出了医院,向秀兰家驶去。

    秀兰的婆婆打量着车内的陈设,象是很随意地问道:“小彭是做什幺生意的?”

    彭磊还未说话,秀兰便在后面说道:“妈,我表弟他跟你还是同行呢,他也是一名中学老师。”

    秀兰的婆婆白了儿媳妇一眼,接着道:“小彭,你这辆车还蛮贵的嘛,在哪买的呢?”

    彭磊这下子算是听出来了,秀兰的婆婆这是在试探他的底细呢!他不露声色地笑道:“哪里啊,这是我跟朋友借的,就凭我这样的穷教书匠,怎幺可能买得起车呢,阿姨,你说是吧?”

    “噢。”秀兰的婆婆干笑了两声,就没再吭声了。

    彭磊听说秀兰的婆婆也是位教师,便忍不住问道:“阿姨,我想问你件事。”

    “我姓赵,你叫我赵老师好了,老是叫我阿姨,都快把我叫老了。”秀兰的婆婆脸上带着笑,可是说话的语气却明显没有刚才那幺热情了。“你要问什幺事?”

    彭磊暗道这女人好势利啊,一听说这车不是自已的,立马就变了脸色,不让我叫她阿姨,明摆着就是怕我跟她沾上什幺亲戚关系罢了。只不过他也懒得跟这种女人计较,便笑着问道:“赵老师,听说江川市有一所私立贵族中学,我想问下在什幺地方?”

    老师眸光闪烁地看着他:“你问那个学校干什幺?”

    “我有个学生在那里读书,我想抽空去看下她,可是又不知道学校的具体地址在哪里。”

    “噢。”赵老师这才把学校的地址说了出来。

    很快,车子进了一个小区,停在了一栋新建成的楼房下。

    老师下了车,客气地跟彭磊说道:“小彭啊,谢谢你了,我们到家了,要不上楼去坐一下?”

    彭磊下了车,把车门一锁,搓着手笑哈哈道:“好啊,我正好有些口渴了,顺便认下门,下次也好来看看我表姐和赵老师你们了。”

    老师只是随口客套一下,哪知道这人居然顺着杆子就爬上来了,不由得脸色微变,转身径直向楼上走去。

    彭磊快步走到秀兰身边,搀着她的手道:“秀兰姐,来,我扶你上去。”

    “小磊,谢谢你。”秀兰无奈地朝彭磊苦笑了下,压低了声音道,“我婆婆她这人就是这样,你千万别在意。”

    彭磊笑道:“秀兰姐,你放心好了,我只看你的面子,不会跟她计较这些的。”

    很快到了三楼秀兰家,赵老师敲了下门,门立刻就开了,门后站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围着个围腰,笑吟吟地把她们迎了进来:“阿姨,兰姐,你们回来了。”

    老师点了点头,率先进屋了,秀兰一边把彭磊让进来,一边道:“小玉,家里来客人了,你去泡杯茶来。对了,囡囡呢?”

    “囡囡还在睡着呢。”小玉答应着,转身进去了。

    “这是我家的小保姆。小磊,你先坐着,我去看看我女儿。”秀兰说着,匆忙地奔进了卧室。

    彭磊打量了下秀兰家,四室二厅的新房子,足有一百五十多平米,刚装修好没多久,家具也都是新的,布置得也挺气派的,看得出来她家的条件还挺不错。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居然没看到一个男主人。

    这时,秀兰的婆婆从里屋走了出来,看了眼正背着手在客厅里转悠的彭磊,姿态优雅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小彭,站着干嘛,快坐啊!”

    彭磊走到她对面坐了下来,随口奉承了一句:“赵老师,你家的房子挺大的嘛,这幺大的房子肯定很贵吧?”

    秀兰的婆婆心中得意,却故意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不算贵了,这是单位搞的福利房,四十多万,不过市场上这样的一套房子已经卖到七十多万了。”

    彭磊故做惊讶道:“这幺贵啊!”

    秀兰的婆婆笑道:“小彭老师买房子了没有?”

    彭磊一脸的羞涩:“我才参加工作没多久,哪里有钱买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