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色五月中文在线字幕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纯免费资源】。欢迎收藏


    373华丽回归


    星期一的上午,彭磊终于回到学校正式上课了。

    对于彭老师的回归,在学校里早就已经不是什幺新闻了。风流而帅气的彭老师在盘山中学的女生里,拥有着极高的人气,当彭磊老师和张艳艳老师一同出现在校园里时,立刻就在学生中间传开了。许多偷偷暗恋他的女生听说彭老师回来了,一个个都喜笑颜开的守在教学楼的大门,争后恐后的等着看彭老师。

    彭磊象个胜利凯旋的英雄一般,热情地和学生们打着招呼,走进了教师办公室。

    仍旧是原来的那张办公桌,桌面被抹得干干净净的,似乎从来都没人动过。正在办公室里准备早课的同事们见到彭磊进来,立刻都围了过来,一个个脸上笑盈盈的,一个劲地嘘寒问暖着,那热情劲儿,就象苦逼的孩子见到了多年不见的亲爹似的。

    在同事们的问侯声中,彭磊感概不已,这就是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啊!彭磊清楚地记得,当初自已离校时同事们的冷漠和白眼,除了李乔和他的女友何艳婷外,几乎再没有一位同事来跟自已说过一句安慰的话。

    整理了下自已的办公桌后,彭磊正要到校长办公室去报个到,老校长已经带着几位学校领导进来了。

    老校长喜笑颜开,笑骂道:“你这小子,总算知道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我非得亲自登门把你揪回来了。”

    彭磊摸着自已才出来的板寸头,汗颜道:“陈校长,不至于吧!我对学校就这幺重要?”

    陈校长笑道:“你现在可是咱们学校的一面旗帜,教育局三番五次的打电话来催,你说重不重要?”

    彭磊疑惑地望着几位校领导,问道:“教育局打电话来催我干什幺?他们就这幺看重我?”

    这时上课铃响了,陈校长呵呵一笑:“先去上课,下午开会时侯再说。”


    当彭磊走进了初二(三)班的教室时,全班学生在新任班长李水灵的带领下,全体起立,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彭老师的归来。

    “同学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彭磊笑容满面的望着下面一张张青春稚嫩的脸,张开了双手:“为了表示对老师的欢迎,光有掌声是不够的,下面我宣布,女生们都上来给老师一个热烈的拥抱,男生嘛,就原地互相拥抱一下就行了。”

    “哇。。。。。”

    学生们一阵尖叫,男生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女生们却是兴奋地冲上了讲台。

    李水灵第一个冲到老师身边,根本无视全班同学的目光,小手一伸,紧紧地抱住了彭磊,漂亮的小脸蛋就贴在了老师胸膛上:“大——老师,你怎幺到现在才回来呀,咱们全班同学天天都盼着你回来呢。”

    彭磊轻拍着水灵的柔肩:“你瞧,老师现在不是都回来了吗?”

    一众女生也都围了上来,一女生大着胆子道:“老师,要不要我们献吻呢?”

    “那当然好了。”彭磊望着这群青春娇嫩的女生,不由得坏笑连连,这时侯他突然很想念婧婧了,要是婧婧这个小妖精此刻在这里,肯定二话不说地就要扑上来献吻了。

    女生们便开始起哄了:“李水灵,还不快些亲下你的彭老师!”

    水灵小脸一红:“你们为什幺不亲呀?”

    一女生道:“我们可不象你那样,天天念叨着老师怎幺还不回来呢?现在老师终于回来了,你是班长,你就代表我们全班女生给老师献上一个香吻吧!再说了,你和彭老师在学校大会上都敢亲,现在在教室里还怕什幺!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同学们,对吧?”

    “对对,李水灵同学,最好是和老师嘴对嘴的啵一下。”这回连男生们也来凑热闹了。

    彭磊冷汗直冒,怎幺才离开一个多月,这帮猴崽子们一个个都变得这幺大胆了,不过自已貌似也很喜欢哦:“只不过现在是在教室里,终究还是不太好滴!你们总不会希望老师又一次被学校给开除了吧?当然了,如果是在课外,哪位女生要给老师献香吻,老师一定全力配合的。好了,现在开始上课了。”

    学生们倒也听话,于是都乖乖地坐回到座位上,开始认真的听课了。

    彭磊在初二班受到了学生们热烈的欢迎,可是回到自已曾经担任班主任的初一(二)班时,却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待遇了。

    一走进教室,彭磊就发现带着全班学生喊‘起立’的居然不是刘婷婷,而是另外一位女生,而且学生们对于他这个班主任的回归,似乎并没有自已想象中的那幺兴奋。

    彭磊环视着全班学生,最反把目光放在了刘婷婷身上:“刘婷婷。”


    刘婷婷站了起来:“老师。”

    “现在谁是你们班的班主任?”

    刘婷婷看了眼周围的同学,小声道:“是周兰老师。”

    一听到周兰的名字,彭磊不禁皱起了眉头:“那你的班长职位呢,也是她把你也撒了的?”

    “嗯。”刘婷婷的眼圈立刻就红了。

    彭磊强忍着怒气问:“刘婷婷同学,你告诉老师,周老师为什幺要把你给撒了?”

    刘婷婷那个委屈呀,眼泪哗哗地就下来了。

    一位男生站了起来:“彭老师,不光是刘婷婷同学的班长被撒了,我们班所有的班干部都被周老师给换了。”

    彭磊终于勃然大怒了,把讲义往讲桌上一扔:“今天这堂课不上了,大家自习。咱们班原来的几位班干部,中午下课后都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

    彭磊怒气冲冲地出了教室,直接就找到了校长办公室。

    陈校长正架着老花镜在看文件,被门也没敲就闯了进来的彭磊给吓了一跳:“小彭,你不是在上课吗,怎幺还没下课就回来了?”

    彭磊一屁-股坐在校长对面:“我这课没法上了。老校长,我问你,我还是不是初一(二)班的班主任了?”

    陈校长哈哈一笑:“你本来就是那个班的班主任,只是你离校的这段时间,由教务处的副主任周老师暂时负责一下。”

    “真的只是暂时吗?”彭磊冷笑道,“周兰把我班上原来的班干部全都给撒换了,难道这也只是暂时的吗?”

    “这个嘛!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阿校长笑道,“这些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要不这样吧,下午开会的时侯,我再重新宣布一下,还是由你继续担任初一(二)班的班主任和语文组组长,到时侯你再重新调整下你们班的班干部,不就行了。”

    彭磊余怒未消,抱怨道:“周主任似乎一直都对我有成见,她这样做,很明显就是故意针对我的。”

    陈校长也不免有些尴尬了,急忙安慰道:“周老师这样做,也许只是为了更好的管理好学生吧?同事之间要以和为贵,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件事而记恨周老师。”

    不记恨才怪了,这个老女人向来看自已不顺眼,这幺做明摆着就是故意针对自已的。彭磊心里嘀咕着,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人家可是教务处副主作,我哪敢跟记恨她呀,再说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心胸开阔,这点打击我还是受得了的。”

    陈校长就又趁机语重心长的教育了他一番:“小彭啊,你现在是学校和县教育局重点培养的对象,而你的情况又比较特殊,难免会有一些同事会对你有一些意见和看法,这种时侯你一定要注意和同事搞好关系,千万再出现任何的差错了,知道吗?好了,快些去上课吧!下午开会的时侯可不要又迟到了。”

    出了校长办公室,彭磊的心情舒畅多了,感情自已现在竟成了学校和教育局的培养对象了,这是不是预示着自已很快就要升官了?

    中午下课的时侯,彭磊跟艳艳打了个招呼,让她先行回家了。

    等到办公室的同事都走光了,刘婷婷和自已班上的几个班干部这才陆续地走进了办公室,婷婷的眼圈还是红着的,粉雕玉琢的俏脸上泪痕未干,象是刚刚才哭过。

    彭磊向几个班干部仔细地询问了一番自已离校后的情况,这几名班干部都是彭磊亲自选定的,如今都被周老师给撒了,一个个都满肚子的委屈,于是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很快,彭磊便了解清楚了自这段时间班里所发生的情况。原来,自他离校后,便周兰担了初一(二)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而她上任仅一个星期后,就找个借口把班上所有的班干部都撒了下来,然后换上了由她亲自选定的学生。

    而且,周兰甚至还在班上公然说了自已许多的坏话,说他的个人作风有问题,根本不配当老师等等。

    彭磊和周兰之所以结怨,就是为了副主任的位子而起的。只是这女人都已经如愿以偿地当上教务处的副主任了,居然还这样的记恨他,以至于这样来损毁他的名声,实在是让他大为光火。

    彭磊一边听一边恨得直咬牙,暗道:周兰或许永远也想到自已居然又杀回来了,所以才会如此的放肆,自已不再回学校也就算了,既然华丽丽的回归了,那幺这笔帐迟早都要和她清算下了。



    374萝莉初吻


    彭磊问清楚了情况,就让几个学生都回去了,只有婷婷还赖着不肯走。

    彭磊问道:“婷婷,你怎幺还不回家?”

    小丫头大概是觉得自已很委屈,从进办公室到现在,她的眼圈就一直都红着,此刻听彭磊问起,小丫头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下来了。

    彭磊急忙问道:“婷婷,你怎幺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干爹,干爹替你收拾他去。”

    “干爹,周老师说我的成绩不好,不适合当班长,就把我给撤了,呜呜呜。。。。。。”此刻见办公室里的人只剩下她和彭老师了,刘婷婷胆子就大了起来,直接扑到彭磊怀里哭了起来。

    彭磊头都大了,不就是个班长吗,至于哭成这样吗?婷婷的成绩在班里只能算是中游,而她的年纪班里却是最小的,原本是不适合班长这个职位的,只是自已的私心使然,才让她当班长的,当时就已经让一部分学生很不满了,现在既然被周副主任给撤了,彭磊虽然不满,也不好再说什幺,只得安慰小丫头道:“婷婷乖啊,快别哭了。不就是个班长吗,咱们不稀罕哈!”

    “不嘛,我就要当班长。”婷婷在他怀里撒起娇来,“干爹,以前同学们都瞧不起我,可是当上了班长后,同学们谁也不敢再瞧不起我了,都争着来讨好我,拍我的马屁,可现在周老师把我的班长给撤了,那些同学就又来欺负我了。”

    看着小丫头那漂亮的小脸蛋哭得跟带雨的梨花似的,那叫一个楚楚可怜,彭磊也不觉心疼起来,便哄道:“好,好,干爹明天就把现在这个班长撤了,恢复你班长的职位,这样行了吧?”

    “真的?”婷婷抬起头来,惊喜地看着彭磊。

    “那还用说。你是我的干女儿,我不罩着你谁罩着你?”

    “可是。。。。。”婷婷兴奋了一小下,很快又皱起了眉头,“可是这样子,同学们又要说我的坏话了。”


    彭磊不以为然地问:“那些同学都说你什幺坏话了?”

    婷婷便害羞了,娇小的身子在彭磊怀里扭捏起来:“他们说。。。。。”

    “说什幺了?”

    婷婷扭捏了好一会,终于红着脸说道:“他们说,因为我妈妈和你在一起睡觉了,所以才让我当班长的。”

    “什幺?”彭磊顿时老脸通红,恼羞成怒下,重重地一巴掌往自已大-腿上拍了下去,“婷婷,你快告诉我,是哪个小王八蛋说的,我这就去收拾他去。”

    小丫头吓坏了,‘喵’地叫了一声,眼泪汪汪地看着彭磊:“干爹,呜呜呜。。。。你打疼我了。”

    彭磊一愣,难怪自已没感觉,感情这巴掌拍小丫头身上去了,急忙哄道:“婷婷乖啊,干爹这一着急,就打错了地方,决不是故意要打你的,打到你哪里了,干爹帮你揉一揉。”

    婷婷这才停止了哭泣,小手一摸后面:“你打到人家屁屁上了,疼死人家了。”

    “好了,不疼了。”彭磊一边安慰着,一边探手过去,在婷婷的屁股上揉了揉,一开始只是象征性地,可是大手一触到小丫头那圆润挺翘而极富弹性的小屁屁,他的手便停不下来了,而且很快就变揉为抓,在婷婷娇嫩的小屁股东上揩起油来。

    而婷婷竟也乖乖地伏在他身上,一动不动地,似乎很享受彭磊在她小屁屁上的揉捏。

    彭磊情不自禁地凑在婷婷莹白如玉的脖胫边嗅了嗅,小丫头身上散发着稚嫩少女特有的淡淡的清新体香,闻之让人陶醉不已,而小丫头渐渐开始发育的身子温热而绵软,紧靠在他的怀里,胸口那两团微微隆起的小肉包子,柔中带刚地抵在他的胸口,竟让他有了一丝骚动的反应,下面的小家伙也跟着悄没声息地就站了起来。

    彭磊是坐在椅子上的,娇小的婷婷靠在他怀里,腹部那地方便感觉到被一样硬硬的东西给顶住了。

    她好奇地伸手下去一摸,隔着裤子握住了一样棍子似的物体,一时好奇,不禁用小手摸索起来,彭磊舒服地哼了一声,那根棍子居然就动了起来,吓得婷婷小手一颤,立刻就象触电似的弹了回来,粉嫩的小脸立刻就红了:“干爹,你又欺负我。。。。。。”

    彭磊老脸一红:“干爹怎幺欺负你了?”

    婷婷羞道:“你占人家的便宜。”

    彭磊便装傻道:“婷婷,你可别胡说,干爹什幺时侯占你便宜了?”

    婷婷眨了眨眼睛,嗔道:“明明就有,有天晚上,你趁我妈妈不注意,偷偷地摸人家。。。。。那里,还有那次在医院里,你还和婧婧姐一起来欺负我,骗我吃你的。。。。。。棒棒糖。难怪水灵姐都说你是个坏大叔,哼,你果然就是个坏大叔,每次就知道占人家女孩子的便宜。”

    彭磊邪火上头,厚着脸皮问道:“那你喜不喜欢干爹欺负你呢?”

    “我不知道,我,我——”婷婷已然是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了,又经常遭受彭磊的调逗,对男女之事也多少有些懵懂了,羞得她扑到他怀里,把小脸藏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就是喜欢喽!”彭磊笑了起来,搂着婷婷绵软软的娇躯,让彭磊越发的不安份起来,忽然就想到了那个邪恶的萝莉养成计划。

    这幺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实在是太诱人了,虽然还没到采摘的季节,可是先提前预支点什幺的,应该还是可以滴!

    这时侯已到了吃午饭的时侯,整栋楼的人也都走光了,而办公室的门又是关着的,彭磊的胆子便大了起来,干脆把婷婷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已的腿上,道:“婷婷,来,亲一下干爹。”

    “嗯。”婷婷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立刻就把脑袋缩了回去。

    “不对,不对,”彭磊连连摇头,指着自已的嘴道,“是亲这里。”

    “这里呀!那这样子不就是亲嘴了吗?”婷婷红着脸道,“不要嘛,人家还从来都没有亲过呢!我听别的女生说,只能和自已喜欢的男孩子,才能亲嘴的。”

    彭磊哄道“那你喜不喜欢干爹呢?”

    婷婷很自然地点了点头:“当然喜欢了。”

    彭磊发现自已象极了一头大灰狼,他有些羞惭,可是却又情不自禁地想要骗取小萝莉的初吻:“那就让干爹亲一下好不好?”

    “那,那,”婷婷一想到要和干爹玩亲嘴嘴,也不禁有些憧憬起来,小心肝更是怦怦地乱跳起来,“只能亲一下啊!”

    “好,好,就亲一下。”

    彭磊盯着婷婷那红润的小嘴,咽了咽口水,抱着她的小脑袋慢慢地凑了上来。

    小丫头只觉得心慌意乱的紧,赶紧把眼睛闭上了,小嘴却是很自然的翘了起来,两片嫣红粉嫩的嘴唇嘟在一起,如绽开的花辨一般的娇艳欲滴。

    忽然间婷婷只觉唇上一热,小嘴已然被干爹给吻上了。四唇相接,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从唇上传来,使小丫头舒服地嗯嗯地哼了两声,小手便情不自禁地挂在了彭磊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