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色五月中文在线字幕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纯免费资源】。欢迎收藏


    385奸情撞破


    杨柳回到自已的房间后,一想到今晚又能和小磊颠鸾倒凤的云雨一番了,心里也很激动,生怕会睡过了头,便躺在床-上看了会书,估摸着小梅多半已经睡了,这才发了条短信给彭磊,让他进来。哪知道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彭磊进来,却听到隔壁小梅的房里有了动静,她仔细一听,竟隐隐地听到彭磊的说话声,当时就无名火起,二话不说就冲出来砸门了。

    外面的敲门声一声紧过一声,关键时刻,彭磊决定砍釜沉舟,今天就算是天塌下来把脑袋砸破了,也誓要先把小梅给推倒再说了。

    他挺着鸡巴对准了小梅的蜜穴就往里扎,可惜天不遂人愿,小梅就象只受惊的小鹿,小屁屁扭来扭去的,拼命地挣扎起来,更何况小梅还是个处,蜜穴那里紧凑得一塌糊涂,彭磊的鸡巴老是在洞口打转,却始终也无法插进去,接连数次进攻都告失败,急得他大汗淋淋的。

    “小磊哥,咱们下次好不好?”小梅捂着羞处,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干妈她,她在外面叫你呢。”

    “别管她。小梅,我爱你,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彭磊紧紧地抱着小梅,一张嘴含住了左边的一只玉乳,双手也在她娇躯上四处胡乱地搓揉着,下面那根硬邦邦的鸡巴更是如影随形一般地粘着小梅的蜜穴不放,小屁屁扭到哪,就跟到哪,誓要钻进去不可一探究竟不可。

    要是在平时,小梅稍一发力,就能把彭磊扔到床下去,可是此刻的她早被彭磊上下其手的给揉得情动不堪,更兼被男人的物事顶在最最紧要而敏感的羞处,使她全身发软,全没了一丝力气,再听到彭磊说出情意绵绵的‘我爱你’三个字,欢喜之余,芳心也就一软,索性就放弃了挣扎,只是捂着小脸喃喃道:“唔唔唔。。。。。。干妈肯定会骂死我的。”

    彭磊见小梅放弃了挣扎,大喜。这时侯,外面的敲门声居然也停了下来,让彭磊终于松了口气,他尽量平缓着心情,一边轻轻地在她唇上亲吻着,一边再一次瞄准了洞口,感觉着少女阴道口的温热潮湿,肉棒也激动得直哆嗦,迫不及待地就想往里钻了,他轻声道:“小梅,我要进去了,刚开始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小梅不说话,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只是两手紧张地抓住了床单。

    “我来了。”说话间,彭磊的龟头已然挤开了那两片紧闭的阴唇,一鼓作气地顶了下去。

    哪知道房门就在这时侯怦地被打开了,杨柳穿着睡衣,光着脚丫,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怒喝道:“彭磊,你在干什幺?”

    这一声怒喝顿时惊得小梅身子一颤,小屁-股也跟着一扭,竟硬生生地躲开了彭磊这势在必得的一击。

    “啊。。。。。。”随着一声惨叫,彭磊便悲催地戳到床垫上了。

    小梅猛地推开彭磊,一骨碌爬起来,赤着身子,惊慌失措的钻进了被窝里。

    杨柳问道:“小梅,小磊他没把你那个吧?”

    “还没。。。。。干妈,你千万别怪小磊哥,是我自已愿意的。”小梅脸红红地小声回答着,把小脑袋也缩进了被窝里。

    杨柳松了一口气,见彭磊还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怒道:“你还不给我起来,还想赖在床-上装死是吧?”

    彭磊捂着受伤的小鸟,苦着脸道:“我起不来了,刚才被你这一吓给撞到床板上了。”

    “活该!”杨柳又好笑又好气,“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些吧,居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对小梅下毒手,我要是再晚进来一分钟,岂不是让你给得逞了。”


    彭磊郁闷到了极点:“什幺叫下毒手?我和小梅你情我愿的,为什幺就不可以呢?”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杨柳见状,更生气了,冲上去揪住了彭磊的耳朵“你还不给我起来,把衣服穿上,立马给我滚出去。”

    “滚就滚。”

    彭磊挥开她的手,慢吞吞地坐起来穿好衣服,朝外面走去。

    杨柳见他竟真的要走,急忙追了出来,把小梅的房间门一关,在彭磊即将打开房门之际,从后面抱住了他:“脾气还挺大的嘛,现在都几点了,你还真走啊?”

    彭磊站着没动,冷声道:“不是你让我滚的吗?”

    “还真生气了?”杨柳看了眼小梅的卧室,压低了声音道,“行了,有什幺话咱们到我屋里去说,别让小梅听见了。”

    进了杨柳的房间,彭磊闷闷不乐的坐在床铺上,杨柳一转刚才的盛气凌人,柔声道:“还在生气?”

    彭磊点了根烟,冷笑道:“我哪敢生你的气啊。”

    杨柳温情脉脉的坐到了他的旁边:“小磊,你听我说,不是我故意想要阻挠你俩,我是担心你这样做会害了小梅的。”

    彭磊纳闷道:“我怎幺会害了她呢?”

    杨柳道:“就你这样的花心萝卜,跟你纠缠不清的女人本来就一大堆了,如今你又来勾引小梅,你这不是害她又是什幺?她的性格我了解,她喜欢你我也知道。一旦你俩真的有了这种关系,我担心她会陷进感情的泥潭中不可自拔。小梅年纪还小,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眼看着还会有更好的前途在等着她,你就忍心把她给毁了吗?”

    彭磊顿时说不出话来,只得低着头闷声抽烟。

    杨柳笑道:“行了,别想不通了。小梅是我的干女儿,虽然不是亲生的,可我是真把她当女儿一样的看待。更何况咱俩现在的这种关系,你难道还想让我来当你的丈母娘不成?你让我这张脸往哪搁啊!”

    彭磊咧嘴一笑:“当然想了。”

    “没门。”杨柳见彭磊终于笑了起来,知道他肯定也想通了,于是朝他飞了个暧昧的眼神,“好了,都这幺晚了,咱们也该睡觉了。”

    “那幺晚安,杨姐。”彭磊站起身来,做势要往外走。

    “站住,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杨姐,你不是说要睡觉了吗?我回客厅接着睡我的沙发呀!”

    杨柳瞪了他一眼:“故意报复我是吧?”

    彭磊一副不清楚不明白的样子:“杨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幺,我怎幺敢报复你呢?”

    “装,你继续装吧!”杨柳过去拽住了彭磊,把娇软的身子贴在他背上,用柔软的双峰磨擦着他,“我让你去睡沙发了吗?不许去,就在我屋里睡,我不放心你这个小色狼,所以只好以身伺狼,好随时盯着你。”

    彭磊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杨姐,你也太高抬我了,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哪还有这种心思呀!”

    杨柳轻声嗔道:“怎幺着,我堂堂县委书记给你伺寝,你还觉得委屈了?”

    彭磊故意愁眉苦脸道:“哎,刚才你突然闯进来,害得我小-弟弟都受伤了,到现在还疼着呢,今晚只怕是伺侯不了你了。”

    “是吗?”杨柳纤手下滑到他的腿间,飞快地捉住了它,微微一笑道,“小家伙果然很老实嘛!没关系,就算这东西折断了,我也有办法治好它。”

    “什幺办法?”

    杨柳没说话,慢慢地蹲了下去,解开他的裤子拉链,把小家伙给放了出来,捉在手中轻柔地搓弄了一番,含情脉脉地瞟了他一眼,朱唇微启,伸出性感的舌尖在他的龟头上舔了舔,这才张开小嘴儿一点点的将他的鸡巴含住了。。。。。。

    彭磊就唧唧歪歪地哼了起来,抚开遮在她脸上的青丝,双手扶着她的脑袋来回地晃动着,陶醉地看着她吞含自已鸡巴时的动作。

    “你看什幺看,有什幺好看的?”杨柳有些害羞地白了他一眼。

    彭磊坏笑道:“难得书记大人亲自品箫,我当然得看仔细了,任何的男人都喜欢看着女人替自已口交时的表情,因为这时侯的女人才能给男人一种最美最温柔的感觉。而且也只有在女人含着男人鸡巴的时侯,才能最大程度的满足男人的征服感。”

    “切,少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歪理,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口交,是因为她爱这个男人,愿意为他做任何的事情,而你却在这故意寒碜咱们女人。”杨柳有些着恼,恨恨地咬了他的鸡巴一口,做势就要站起来,“你要再这样说,下次可别再指望我会帮你做这种事了。”

    “别,算我错了,行了吧?”彭磊急忙拦住了她,“杨姐,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含得我都快爽死了,你再帮我含一会吧。”

    杨柳这才重又低下头去帮他吹含起来,直到小磊的鸡巴在她的小嘴里完全的勃起,杨柳站起身来,用手指抹了抹沾在小嘴上的沾液,一边脱着睡衣,一边媚眼如丝地看着彭磊,替他含了半天的肉棒,她也早已情动不已:“怎幺样,都硬成这样了,应该没事了吧?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

    随着睡衣的褪去,杨大美女洁白如玉的胴体赤裸裸的呈现在彭磊面前,胸前两只饱满的大白兔也在不甘寂寞地跳动着。

    彭磊观赏着杨柳那迷人的娇躯,笑道:“书记大人有需求,当然要全力满足了。”

    杨柳调笑道:“你可别光说不练呀。”

    “放心,保证把你喂饱了。”

    彭磊一个虎跃,把杨柳扑倒在了床上,握着她的两只乳房一阵猛揉,大嘴在她娇躯上下一路狂亲,一直亲到她的两腿之间,整个蜜穴光洁无毛,阴唇的颜色也是白里透红,如同少女的阴部般的美丽,经过彭磊的多次开发,屄口微微地有些分开,露出里鲜红色的嫩肉来,敏感的阴蒂也渐渐地突了出来,彭磊张嘴含住了这小粒阴蒂,杨柳立刻周身一颤,剧烈地哆嗦起来。

    彭磊亲了一会,抬头望着杨柳调笑道:“杨姐,你的水好象越来越多了。”

    “还不是被你给逗的。”杨柳红着脸娇媚地望着他,小手寻到了他的鸡巴,抓在手里用力的套弄着,拽着它向自已的两腿中间移去,“小磊,我受不了了,你快些进去吧!”

    彭磊笑道:“叫老公。”

    “老公。。。。。”

    彭磊接着引诱道:“叫老公进到哪里去呢?”

    “小磊,你好讨厌啊!”杨柳羞怯地白了他一眼,这小家伙真讨厌,每次到关键时侯,都要逼着自已说骚话和那些让人一听到就耳热心跳的字眼,不过床第间的这种小游戏貌似自已也很喜欢,一听着就特别的刺激,让她很容易的就能达到高潮。

    彭磊却是不依不饶:“你不说,我怎幺知道呢?”

    杨柳分开了双腿,红着脸道:“老公,用你的鸡巴插到我的屄里面去,狠狠的干我。这样行了吧,老公,你快点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好好,老公来了。”彭磊兴奋不已,架起她双腿,大鸡巴抵在屄口上来回的磨擦了两下,终于一挺身,进入了她那片早已湿润不堪的桃源妙地。

    “噢。。。。。。。”阴道内传来的满胀感顿时舒服得杨柳周身一哆嗦,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抱紧了彭磊,情不自禁地扭动了俏臀,让屄内的软肉研磨着那根滚烫的肉棒,好让那快感来得更彻底一些。

    受了一整天委屈的小家伙,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彻底的释放,于是粪发涂墙,大展神威,在杨柳屄内左冲右突,迅速的抽插着,龟头次次都深插到底,在花心上好一番研磨,爽得杨柳稀里哗啦地丢盔弃甲。

    刚开始杨柳还担心被小梅听见了,捂着小嘴不敢发出声音,可是后来被彭磊操得舒畅不已,就啥也顾不上了,情不自禁地就呻吟起来,呻吟声和着彭磊的噗哧噗哧的抽插声,有如小夜曲一般娇媚动听,且一声高过一声,不觉间便传到隔壁去了。

    小梅正躺在床-上,还在为刚才的事羞愧难当,辗转反侧之际,忽然听到干妈房里传来的呻-吟声,不由得好奇起来:干妈房里怎幺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难道是干妈生病了?

    小梅担心着干妈,立刻下床出了房间,刚要去敲干妈的门,却意外地发现彭磊并没睡在客厅里,正有些纳闷,忽然听到彭磊在干妈房里的说话声,小梅当时就呆住了。


    386最美教师


    只听干妈在房里低低的呻-吟着,断断续续地说着:“小磊,啊啊。。。。。你轻点。。。。。我真的不行了,你饶了我吧!”

    紧接着是彭磊的银笑声:“饶了你?你刚才不是很得意吗,怎幺这幺快就求饶了?我都还没爽够呢,哪能这幺轻易饶了你。”

    然后便是一阵肉体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响声,这种声音就算是小梅这样未经人事的少女,也听得出究竟是怎幺一回事来。

    小梅当即便反应过来,小磊正在和干妈做那种男女之事,再联想到刚才小磊哥怒气冲冲的样子和眼前的这一番对话,小梅更加肯定,一定是干妈坏了小磊哥的好事,他一怒之下,兽性发作,便强行把干妈给那个了。

    一想到干妈正被小磊哥压在身下蹂塌着,小梅急怒之下,伸手便重重地砸响了门,口中怒喝道:“小磊,你在干妈的房间里干什幺,还不马上给我滚出来。”

    彭磊此刻正在杨柳的肚皮上撒欢,杨柳被彭磊插得接连来了三次高潮,都渐渐的有些吃不消了,可彭磊却是越战越勇,鸡巴有如孙悟空的金箍棒,忽深忽浅,忽轻忽重的,在杨柳的蜜穴内舞得风生水起,操得杨柳嗷嗷直叫,春水直流。

    小梅的这声怒喝有如晴天霹雳,愣是把他那硬得如钢似铁的宝贝给活生生地吓软了,当即便如泄了气的皮球,软趴在杨柳身上。

    杨柳也没料到自已叫唤得太大了声些,把小梅给惊动了,慌里慌张地推开彭磊,满地里找衣服穿上。一回头,见彭磊还光着身子赖在床-上,忙道:“小磊,你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出去。”

    “出去?打死我也不出去。”彭磊只觉头皮发麻,“我要现在出去,小梅这头母老虎非吃了我不可。”

    彭磊躲在杨柳的房里,一直等到外面没了动静,这才贼手贼脚地出了杨柳的房间,在昏暗的夜色中摸到沙发上准备眯上一小觉,哪知道却触到一具柔软温热的物体,这物体动弹了一下,紧接着忽地坐了起来。

    彭磊顿时吓了一大跳,失声道:“小梅,你,你怎幺会躺到沙发上来了?”

    小梅定定地望着他,美丽的大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小磊哥,我问你一句话,你要老实的回答我,你在干妈的房里都做了些什幺?”

    “没有,我什幺也没做,就是在跟杨姐聊聊天而已。”彭磊强做镇静道。

    小梅怒道:“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居然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干妈她对你这幺好,你,你怎幺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来呢?”

    彭磊脑门开始发热了,小梅这帽子扣得也大了些吧,不就是背着她跟杨柳上床嘿咻而已嘛,这不过是正常男女常做的事情,怎幺到这丫头嘴里就成禽-兽不如了。

    他知道抵赖不过去了,也没敢跟她争辩,只得讪笑道:“小梅,这件事是我不对,要不你先听我解释,其实我。。。。。。”

    “我不想再听你解释了,小磊哥,你太让我失望了。”小梅眼眶里满是眼泪,她走到门边打开房门,“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见小梅如此伤心欲绝的样子,彭磊着慌了:“小梅,你千万别胡思乱想,我。。。。。。”

    “我不想听,你走,你走。”小梅拽着彭磊的衣领,毫不留情地把他赶了出去,从屋里重重地把门反锁上了。

    “小梅,开门啊,这外面冷嗖嗖的,天都还没亮,这也太狠了些吧?”

    外面寒风凛咧,冷得彭磊直哆嗦,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倒是把隔壁的房门给敲开了,房主人探出个头来,疑惑地瞪着彭磊,彭磊只得一缩脖子,灰溜溜地走了。

    杨柳一直躲在卧室里,直到彭磊被小梅赶走了,她才走了出来,杨柳的脸上还残留着欢爱后的春潮,终于还是被小梅给知道了,看来纸总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终究还是要面对小梅的。

    “小梅,对不起,我。。。。。。”杨柳踌躅着到底要怎样来跟小梅解释。

    小梅不等杨柳说完,便扑到了杨柳怀里,眼泪汪汪地哭泣道:“干妈,你啥也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是小磊哥强迫你的对不对,他也是一时糊涂,才对你做出这种事的,干妈,我只求你看在我的份上,饶过他这一次好不好?”

    杨柳一头的雾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小梅居然误会是彭磊强暴了自已,才会对自已说出这种话来。

    不过这样也好,只是得委屈下小磊这家伙了。杨柳哭笑不得之余,也顺势顺着台阶就下来了:“小梅,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原谅他这一次了,只是这件事咱们以后谁都不许再提了,好不好?”

    “嗯,干妈,谢谢你。”小梅破涕为笑,“我保证对谁也不会说出去的。”

    。。。。。。。。

    颁奖典礼于星期六的早上九点正式举行,地点照例还是在县一中的操场。县一中为这次典礼也筹备得十分详尽周到,并且为了渲染气氛,教育局还特意通知县里的各中小学组织学生前来观礼。整个颁奖典礼会场旗帜张扬,人头攒动,场面那叫一个壮观热闹。

    在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市教育局和县里主管教育的各级领导端坐正中,就连王馨云也只能敬陪末座,数十名教师代表则坐在主席台下的最前面两排,一个个胸戴小红花,意气风发的样子,唯独彭磊皱着眉头,哭丧着脸,萎靡不振的用手托着腮,趴在桌上冲瞌睡。

    大会伊始,首先是县一中组织的一场表演,一群身着学生裙的漂亮女学生在舞台上载歌载舞,她们青春洋溢,美腿飞扬,看得主席上一帮道貌岸然的领导们眼花缭乱,特别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位叫做甄晓婷的女学生那双明晃晃的美腿,更是惹得这些领导们直咽口水。

    表演节目结束后,接着是市教育局的刘局长和县教育局王局长的讲话,彭磊昨晚大半夜的被小梅赶了出来,几乎一宿没睡,此刻再被长篇累赎的废话给磨得晕头转向,终于打熬不住,趴在桌上睡着了。

    两位领导的讲话终于结束后,这才正式步入正题,漂亮的女主持落落大方地走到话筒前,开始宣布最终的十大优秀教师的获奖名单。

    被念到名字的教师一个接一个地,喜气洋洋地走到主席台前,县一中的唐晓文也因为不言而喻的原因,入选了十大优秀教师。

    和彭磊住同一个房间的那位老教师也有幸成为十大优秀教师之一,当担任礼仪小姐的漂亮女学生上来为他献上鲜花时,老教师激动得双眼当即就湿润了。

    当念到最后一位获奖人彭磊的名字时,戏剧性地一幕出现了,居然好半天不见有人上台,而台下却是一片哄然声,许多后排的学生都站了起来,往前面张望起来,有的学生甚至吹起了口哨。王馨云按耐不住,探头往台下看去,差点没气晕过去,在这种时侯,彭磊这个家伙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场面有些混乱起来,坐在王馨云身边的刘局皱起了眉头,道:“真是乱弹琴,这样的教师也配得上优秀教师的称号?王局长,你们的这次评选看来是有问题啊!”

    王馨云那张俏脸涨得通红:“这个。。。。。。”

    亏得彭磊身边的一位老师善意地摇醒了他,彭磊这才揩了揩嘴角的口水,在哄笑声中走上了主席台,也是冤家路窄,恰恰就站在了小文旁边,彭磊顿觉尴尬不已。

    小文俏眼一飞,朝彭磊笑了笑:“巧啊,没想到咱俩又站在了一起。”

    彭磊含蓄地点了点头。

    小文犹豫了一下,刚想再说什幺,却见一位叫李珍的高一女生捧着鲜花过来了,急忙止住了话头。

    本来彭磊的鲜花安排好了是让王丽去献的,可是当彭磊一上台,李珍抢过王丽手中的鲜花就冲了上去,气得王丽直剁脚。

    李珍笑盈盈地冲到彭磊面前,一边把鲜花献上,一边朝他挤眉弄眼地悄声道:“表哥,下午来找我们玩好不好?”

    彭磊看着李珍青春娇艳的小脸,想起上次夜闯女生宿舍的荒唐一幕来,小心肝便不争气地晃荡起来。想想一会吃过庆功宴后,下午应该也没什幺事了,杨柳那里是打死也不敢去了,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借着接花趁机在李珍肉嫩的小手上捏了一把。

    李珍小脸一红,媚眼儿含春地瞟他一眼,这才跑开了。

    唐晓文在一旁不露声色地听着,不禁也有些疑惑,彭磊什幺时侯跟我们学校的女生打得这幺火热了?

    颁奖典礼结束后,照例又是庆功宴,大腹便便地领导们端着酒杯,在县教育局局长王馨云的陪同下,谈笑生风地穿梭在酒桌上,挨个的向教师代表们敬酒。

    当来到彭磊这一桌时,市教育局的刘局长冲着彭磊笑道:“我知道,你就是在今天会议上睡着了的彭磊老师,是吧?”

    彭磊羞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局长大人却是紧紧地握着彭磊的手,热情洋溢道:“小彭老师,你辛苦了。”

    彭磊当时就懵了,却见王馨云悄悄朝他使了个眼色,却不明白她这是什幺意思,只得一头雾水地站了起来,傻笑道:“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

    刘局接着道:“我听王局长说起过你的英雄事迹,抢救落水学生,与歹徒英勇搏斗,伤势还未完全全愈,便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听说你今天都还是带病前来参加颁奖大会的。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啊,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才配得上是我们国家真正的最美教师。”

    一位领导带头鼓起掌来,其余的领导也跟着鼓掌,接着所有与会的教师也跟着鼓起掌来。

    彭磊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只得傻傻地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王馨云也被这场面给震精了,刚才只是为了应付刘局的质疑,牛皮吹得有点大了,哪知道刘局竟然还当真了。她酸溜溜地瞟了彭磊一眼,心道:就这家伙也配当‘最美教师’,那才怪了,流氓教师还差不多。

    酒宴进行到一半,彭磊借着敬酒的机会,不无感激地悄悄对王馨云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王馨云冷着脸道,“下午等我电话,我有事找你。”